九月是安笙

想和你一起喝一杯酒,然后谈谈你与我的故事。
仅此余生。

对不起啊。

我回归。
请有闲心的人们随时随地与我唠嗑交谈或者吐槽。
我无条件接受。
今天真的发挥超常,可能是有点情绪的原因,作文真的写的很多。
等我真正凯旋。

应该好好品味,不当浅尝辄止。

如果毕业以后有人评价我:

“她曾是班里最多情的浪子。”

万分感谢你的评价。

我曾是最多情、最不可一世的浪子,我也是最懦弱、最无地自容的浪子。

我现在还是最失魄的漂流者。


“我说,你能不能好好做自己。”

原来他一切都看破,我的所有否认,也都曾被他否定。


一口饮尽杯中的Whisky,都怪你碎尸万段。

全凭你活该。


By 九月安笙

你说是我们